Reuters / Chris Graythen

最近在當四年一度運動迷,昨天看完女子 59 公斤級舉重比賽後,網路上就出現疑似性騷擾的言論。
看到影片的當下我覺得有點怪怪,沒有立刻聯想到「性騷擾」這件事,只感覺當時林教練很開心的擁抱,但郭婞淳並沒有想和教練有相同動作,所以有著皺眉的表情。

在郭婞淳出面澄清那是他與教練的相處模式並非騷擾後,還是有一群人堅持揮著「這就是(權勢)性騷擾」的大旗,將自身經驗帶入他人的個案,而質疑當事者的澄清與感受,這真的是「正義」嗎?那誰能還給被誣衊加害者的人一個公道?

我能理解不怕一萬只怕萬一的心情,但就算當事者真的因為權勢不對等或者其他因素而沒能說出口,那也是當事者權衡之後得出的結果。

當然不是鼓勵隱忍,而是每個選擇的背後,都有責任必須被承擔,可以支持他的選擇,但無法幫他做決定,因為責任是當事者在扛,不是旁邊出主意的路人甲乙丙丁。

此外,每個人對身體的界線有所不同,並非說一句「我跟親友不會這樣抱」就否定所有的關係。有沒有被性騷擾是當事者的個人感受,旁人不能替當事者覺得他有沒有被性騷擾,可以提出疑問,但不能主觀臆斷事實就是如你所想,也不用臆測多年後如果當事者翻盤那你們要出來道歉嗎?

套用在其他事情上面也一樣,我支持當事者的決定,不管那些決定對我來說是否合理,因為我認同與否根本不重要,只要是當事者決定好說出口的選項,我都選擇支持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